• 山东小学教师在“工作坊”研修



“老师们在工作坊里的学习热情深深感动着我。”朱良才是山东省巨野县大义镇中心学校的小学老师,他还有一个身份是“齐鲁工作坊”的坊主。在过去的3个月里,朱良才从线上的研修协调、总结,到线下的学员联系,一直忙个不停。

朱良才主持的“齐鲁工作坊”正式名称是“小学数学骨干教师工作坊研修项目”。作为教育部骨干教师高端研修项目——“国培计划”的一个重要研修平台,它由全国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网于201431日正式启动,共涉及山东、黑龙江、海南、新疆等9个省区5400名市县级骨干教师。
按照教育部的设想,项目采取集中培训与教师工作坊研修相结合的方式,目标是培养300名“种子”教师作为名师候选人,依托“种子”教师组建100个教师网络研修工作坊,培训3万名市县级骨干教师,促进骨干教师专业成长,推动“种子”教师从优秀迈向卓越,探索骨干教师常态化培训模式。
其中,山东就有两个工作坊:齐鲁工作坊和好客山东工作坊,涉及到全省600余名市县级骨干教师。
已经有18年教龄的马秀华特别珍惜这次研修机会,她现在承担着3个班级120多名学生的数学课,平均每天要上4节课,只能晚上回家学习,前不久,她将“培养学生的计算能力”作为自己的研修目标。
不久前的一次教学事件让马秀华发现了工作坊的优势:班里财物丢失,其中有个学生有这方面的前科,如何才能在不伤害这名同学的前提下让他认识到错误?她感到犯难,就向工作坊里求助,经过其他老师的支招,她最终选择了温和的方式,给这名学生写了一封信,劝导他主动交出了财物。
与马秀华有同样学习热情的还有东营市胜利第一小学的郝伟,“晚上一般要学到凌晨一两点,许多课程我都学了两遍,许多案例一下让我豁然开朗,接受了许多新的教学理念”。
“工作坊研修与以往网上培训相比是一种全新的研修方式,研修内容更加细致了。”经过前期的摸索,马秀华逐渐熟悉了工作坊的操作和功能,“每个学员必须完成一部分学习任务,其中有一些很好的模块,例如工作坊主持、校本调研、研修日志”。
工作坊为每名学员建立了“个人空间”,提供了24学时的必修课程资源和150学时选修课程资源,坊主也会将自己的资源提供给骨干教师学习与研修。
对于沂南县铜井镇鲁庄小学的杨友华和同事来说,要学习的不仅仅是教学案例和专题报告。鲁庄小学位于山东沂蒙山区中部,全校不到400名学生,大部分来自山区,其中留守儿童和单亲家庭特别多,“这样的学生在我们学校很普遍,大概占到了三分之一,现在本来应该家庭配合学校的一部分教育职责,由于父母不在身边,只能由我们老师承担起来。”说到自己的教学,杨友华显得很无奈。
“每个研修小组都是一个团队,其中的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教学思路,在讨论中肯定会拓宽教师思考问题的广度。”齐鲁工作坊的另一位坊主郑庆全介绍,他同时是齐鲁师范学院的一名副教授,主要从事基础教育、数学教育等相关领域的研究。
在郑庆全看来,一线的数学老师长期从事单一学科的教学,限制了他们的教学思路,部分老师自身知识的体系性不是很强,而“工作坊”最大的价值就是学员可以有针对性地学习专家所做的专题报告,体会解决课堂问题的全过程,从不同视角分析、理解小学数学教师所需的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,在这个过程中,学员拓宽了教学思路,把以前知识教学“一面铺”变为从“一个点”切入进行教学,提高了学员们教学研究的综合能力。
“新课改后,许多教学知识点进行了调整,这让我们许多一线教师不好把握其中的教授程度。”在研修小组的讨论中,郝伟发现有好多教师存在着相同的困惑。
李雪芹所在的第6研修小组现在有42名成员,分布在6个县市区,20年的一线教学生涯和3年的教研员经历让她在担任组长时显得得心应手,到现在,她已经上传了30多个教学资源,包括课件、上课思路和课后反思,而在前不久,高唐县的学员们还专门进行了一次线下的小组研修,并将研修的活动成果上传到了小组的研修空间里。
“还是希望研修平台更能接地气一些,毕竟山区孩子的教育和县城孩子的教育是有很大不同的,更重要的是增加学生心理疏导方面的课程,这对我们一线老师来说很重要。”这是杨友华老师的希望。(中国青年报 记者 郑燕峰 实习生 周鹏)